吴子生

我爸爸问我:“一整天抱着个手机,不累吗?”
我答:“比看着人舒服”

吴子生的日记

23:39 2017年 七夕节
为了避免大悲的发生,我拒绝所有大喜的存在。

薄凉又如何

山鬼

#黄榕生×尹毓恪##黄榕生×焦迈奇#
#文笔渣##勿喷##根本不能称之为肉的肉文#

拍完新的宣传片后,黄榕生拖着疲惫的脚步往宿舍走着,一步比一步沉重,心情却一点点轻盈起来。

“不知道焦迈奇那个懒猪睡了没有,这么晚了应该睡了吧。”黄榕生边想着边望着手里提着的他吃剩下的流沙包傻乎乎的笑着“不知道那个懒鬼吃晚饭没?吃了的话就要他把这些个包子当宵夜吃,总要习惯广东这边的饮食的。就当预习了。”

“想什么呢?一脸傻样。”尹毓恪突然从黄榕生身后像条猫一样默默地冒出来,走到他身边,一脸鄙视的看着他。

像不可告人的秘密突然被人拆穿一样,黄榕生有点惊慌失措。手在空气中乱比划着,尴尬的摸了摸头“啊?没什么。”

“切,我还不想知道呢。”尹毓恪撇了撇嘴,在想些什么。突然抬起头来眼神坚定又有点害羞的盯着黄榕生“喂!”

“干嘛!”

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,尹毓恪就这样一直静静的看着黄榕生。街上路灯昏黄的光打在他脸上,映出棱角分明好看的轮廓,睫毛也在眼睑投射阴影。尹毓恪望着黄榕生的脸出了神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就叫叫你不行啊?”尹毓恪没好气的说“今天累死了,我先回去睡觉了。”说完便匆忙逃离。

有毛病,黄榕生嘟囔了一句。说罢也加快了脚上的速度。
 
不过一二十分钟黄榕生便走到了自己宿舍的门口。悄悄摸的走到门前正打算开门,突然瞧见那条狭窄的门缝,不禁轻笑出声,给我留门了呀。 

偷偷摸摸地推门而入,顺手把门带上。“终于回来了。”黄榕生伸个懒腰,刚把流沙包放下,转头就看见焦迈奇趴在床上睡大觉。

焦迈奇只穿了一条大裤衩,被子全被他踢到一旁,上半身一览无余。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胸膛,胸前的两颗粉红小豆豆。目光往上是修长的脖颈线条连着分明的锁骨,焦迈奇的脸蛋红扑扑的,头发乱成一团,部分黏在脸上。目光往下却看见焦迈奇匀称的肌肉线条蔓延到裤边消失。再往下看到一团鼓鼓的东西。

“想什么呢”黄榕生急忙把眼光收回,走到焦迈奇床边,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焦迈奇屁股上“死焦迈奇,起床了!”

“嗯~”焦迈奇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,强睁着眼睛看着黄榕生“你回来了啊,快去洗澡吧,好晚了,早点休息。”说完又把头深深的扎到枕头里去了。

黄榕生也不急着去洗澡,坐在焦迈奇床上,不经意的问道:“明天是七夕节你知吗?”“我知道”焦迈奇哑着嗓子回答道。“那个,你有约吗?”“干嘛问这个啊?”又是没好声的回答“你不是单身狗吗?过什么七夕?” 焦迈奇睡得太久,嗓子哑哑的,他倒是不要紧,只是这声音于黄榕生而言就像春药一样,挠得他心里痒痒。他觉得自己要疯掉了,脑子里那根弦快要崩断了。

“起来!”黄榕生突然伸手想要把焦迈奇从床上拉起来,没想到焦迈奇重心不稳,整个上半身全倒在黄榕生怀里,脑袋卧在黄榕生的颈间,两只胳膊被黄榕生架着。

“干嘛呀!”焦迈奇嘴里吐出的气息喷在黄榕生脖子上,滚烫发热的胸与黄榕生的胸只隔着一层布料。 黄榕生尽力克制着自己,一字一句的说:“我说,明天七夕你有约吗?”焦迈奇倒是毫不犹豫“当然有!” 黄榕生手上的力气加大不少,厉声问道:“谁!” “不是我还没说谁呢,你弄疼我了!” 焦迈奇喑哑着声音说“呐,和我有约的,不,不就是,就是你嘛。”说完把头埋到黄榕生胸里去,耳根子都红的通透。

焦迈奇笨重的呼气声全吐在黄榕生胸膛上,身体也更加发烫,所有的克制在此刻灰飞烟灭。 黄榕生低头吻住了焦迈奇的嘴,趁焦迈奇惊讶之时撬开了他的唇齿,吞咽他的甘甜,黄榕生一手扶着焦迈奇的腰,另一只手在他背脊来回勾画。

焦迈奇受不了这样子,来回在床上扭动,呜咽着说:“黄榕生,痒~”伸手就要去脱黄榕生的衣服。话还没说完就被黄榕生堵了进去,半晌黄榕生才满意的松开嘴,满眼笑意的看着面前这个可人和自己赤裸这的身体,笑意愈发灿烂“乖,等会就不痒了。” 说着就吻上了焦迈奇的脖子,一只手捏住了焦迈奇左边的小豆豆,一只手滑倒了焦迈奇的睡裤边,循着大腿根到了禁忌之地。

黄榕生慢慢的把焦迈奇放倒在床上,褪去了他的最后防守,嘴巴含住左边的已经红肿的豆豆啃咬不停,一只手捏住了右边的不停把玩,“嗯~”焦迈奇挺了挺胸,索性趴在黄榕生肩上,低头就看见了坚挺的欲望,抬头又看见了黄榕生紧致的臀部,索性闭眼,任他胡作非为。
 
七夕佳节,一夜旖旎。

Ps:啊啊啊啊啊啊,我实在写不下去了!!现在是七夕节的凌晨三点!我……我要疯了。写自己饭的偶像的肉文太有罪恶感了,我,我下不去手~W_W~那个大家不要diss我,什么剧情生硬,文字渣我都知道,就这样。